现在询价
V
翻譯心聲
馮昕
    發布時間: 2017-06-28 11:33    

馮昕,上海外國語大學英語語言文學碩士,前華為技術翻譯工程師,現就職於IBM翻譯組。


        言的海洋浩瀚无,翻是那片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人靠着叶名为译者的扁舟航海,找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言。那是找到独一无二的奇迹。
——題記
         譯者,是這個浮華世界裡不忘初心的匠人。作為一個頑劣的男孩子(同時也是譯者這行當裏的少數派性別),當年的我第一次與譯者接觸,是通過一個個電腦遊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 是在05年開始橫掃網遊行業的,美國暴雪公司開發的某MMORPG遊戲。DND規則支配下的遊戲,有著宏達的世界觀架構和厚重的(雖然是虛構的)歷史感作為支撐。當我進入到這個美國遊戲世界中以後,驚奇地發現了由接地氣的中文組成的宏大的故事線,每一個人物、道具,都做到了信、達、雅,其中還不乏一些充滿趣味又飽含中國文化的翻譯:遊戲裡有一個可愛的小魚人,名叫Murky,譯者在本土化的時候抖了個機靈,將其譯為《西遊記》裏小妖怪的名字,一下子就讓人記住了它。



      後來在初中時代的一次英文演講比賽當中,我便立下了一個宏願,當時演講的主題是我的理 想,我在演講稿中是這樣的:I want to be a translator, to fill the gap between different mindsets, to be the bridge between cultures and make the world better understood.



      在高考的時候我也把英文是作為我填報誌願的首要目標。然而,天不遂人願,高考那慘不忍睹的分數,讓我與多數的外語院校和外語系失之交臂,陰差陽錯地我進入了法學院學習我並沒有 想過要學習的法律。



       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我開始了法律的學習。意想不到的是,這卻為我打開了另一扇窗。 眾所周知,中國現當代的法律體系也是一個舶來品,我們借鑒日本、借鑒德國、借鑒英美,大量的法律著作需要準確的翻譯。在法律的領域,信達雅更有特別的意義。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不恰當地,法律掌握了生殺予奪的大權,我們不可以不對它慎之又慎。而法律本身就是高門檻的,它需要譯者相當程度的法律知識和背景的積累,並且對不同法系有正確的認知。由此,法律學習之余,我也開始了自學法律翻譯,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重新燃起了我對翻譯行業的渴望,通過學習法律翻譯,我感覺我再一次回到了自己夢想的路上。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以後,我開始為老師以及其他一些企業翻譯簡單的法律文件,重啟了自己的翻譯之路。在這期間,我得到的肯定和贊揚也大大增強了我的信心。四年後,站在畢業的十字路口,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報考某知名外國語大學口譯專業,既然要做翻譯,我就要做最好的。



      正式進入某知名外國語院校的口譯專業是在2012年。彼時,翻譯界正在興起一股技術革命。以語音識別、自然語言分析處理,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飛速掘起,大有取代人工翻譯之勢。事實上,在某些領域(比如互聯網),一些高科技公司已經采用機器翻譯。這預示著,在未來,簡單的、重復性的翻譯工作將被機器包辦,翻譯這種材料的譯員,在未來必然面臨著再就業。




       然而,通向高端翻譯之路也並非坦途一片。高端翻譯一般是指金融、法律、科技領域的、需要大量專業知識背景的翻譯,以及同傳。這種行業門檻較高,市場規模相對不算太大,行業圈子也很小,要進入這樣的行業,妳需要成為譯者中的頂尖人物。然而,對於當前大量外語院校的畢業生來,大部分人是無法進入這個行業的。哪怕是對於我們這種知名外國語院校口譯專業的畢業生,真正最後成為同傳的也是少數。



       於是我開始認真思考翻譯在新的科技背景下的意義,以及我究竟能在這個行業裡能有什麽作為,如何實現我的夢想等等。任何試圖阻擋科技進步的行為都不過是螳臂當車,低難度高重復性的翻譯工作終將由機器來代理。那麽我們的價究竟在哪裏呢?未來的翻譯行業,人的作用會逐漸向上遊和下遊傾斜,也就是,真正從事翻譯工作的譯者,可能並不多,而大多數譯者在未來可能分化為兩種職業:一是為翻譯提供準確的、可供機器大批量處理的原文,這種職業在需要大量出文檔的行業尤其重要,比如通信、互聯網、汽車、醫療等行業。二是在機器翻譯的下遊環節,為機器生的兩譯文,進行質量把關和潤色。因為在當前的技術條件下,機器翻譯很難做人類翻譯的信達雅的程度,所以在技術進化到一定的程度之前,質量控制將會是長期存在的課題。另一方面,翻譯的領域裏也有一種我認為永遠無法被機器取代的翻譯,那就是文學翻譯,這種充滿藝術性的翻譯恰恰是人類價所在。在未來,我們就是應該將重復性的枯燥的勞動交給機器,從而將我們的創造力解放出來,用於創造更多的藝術。



        抱著這樣的想法,畢業後的我首先選擇了在某500強通信企業做一年翻譯工程師。在積累了一定經驗之後,我從一個譯者轉型成了翻譯行業的上遊環節中的一個普通工作者,Information Developer。我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為我下遊的譯者們,翻譯軟件,提供簡單易識別有效的源語輸出,日常的工作語言是英語,這樣方便我品的文檔進行本地化的翻譯。換了一個位置以後,我對翻譯行業又有了新的認知。作為一個Information developer,我們出的譯文往往是沒有什麽人情味的,因為我們要照顧到本地化的需要,我們的英語必須簡單易懂,甚至要符合機器翻譯的標準。而譯者在本地化的時候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給我們的譯文加上人情味兒。 一個不符合當地語言習慣用詞規範、句法邏輯的譯文是失敗的;而成功的譯文,既是表達清楚的,也是讓人覺得讀起來親切的。從大而化之的角度來,翻譯要體現出我們蘊含的人文關懷。



        而譯聲在我看來就是這樣一個充滿人文關懷的翻譯平臺,我與譯聲的創辦者之一頗有交集。我眼中的她是一個得將翻譯需求全權托付的、堅韌不負所托的、有才華的譯者。作為一個客,完全可以將自己的翻譯需求托付給譯聲,讓譯聲幫妳找到最適合的解決方案,讓譯聲成為妳的翻譯管家。


        最後讓我用來自詩經的八個字再來概括一下譯聲的服務質量:如切如磋,如琢如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