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询价
V
翻譯心聲
Esther
    發布時間: 2017-06-28 11:33    

Esther,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碩士,商務部援坦桑尼亞查林玆供水項目英語翻譯。


           我所在的駐點是一處人跡罕至的村莊,也是一座小山的山頂。我所服務的是一個中國政府出資修建的水廠,所以住處附近基本都是水廠的員工,還有少數的一些當地的村民。這裏沒有國的歌舞升平,沒有我所熟悉的生活環境與生活方式,環境艱苦,經常斷水斷電,蚊蟲極多。每天伴著牛糞味起床,看著豬呀,牛呀,狒狒,各種小動物從院子門前跑過。天空總是特別好看,晴天的時候湛藍無比,有雲的時候雲團大地飄著,擋住陽光時陽光就拼命地伸開手傾瀉下來;傍晚的天總是紅彤彤的,天地相接處各種顏色漸變;等到天黑下來,天空更是美得驚人,密密麻麻的星星伴著害羞的月亮。以前很少見到這樣廣闊的天空,沒有林立的高樓的遮擋,沒有霧霾的阻隔,能看到天無限延伸到遠方,廣闊的大地連接著廣闊的天空,時而飛鳥掠過,嘲笑著我與它一樣的渺小。

         至於我的工作,其實倒不算繁重。平日裏的口譯包括協助中國同事與當地員工的交流。這個水廠是十幾年前中國政府出資無償建起來的,就這樣一磚一瓦修起了解決附近村落與城市用水問題的水廠。取水處河流湍急,水流過草叢,流過土地,勢如破竹。等雨季過去,水慢慢地變緩就會看到河馬在水裏嬉戲。水廠建起來之後便交給了當地政府,整個水廠的員工上上下下也都是當地人,但我國政府還是派了技術專家組駐在這裏提供技術支援。而我就是專家組和水廠員工之間溝通的橋梁。   
          

         
我很喜歡與當地人交流,他們時而會摻雜一些斯瓦希裏語似在催促我趕緊把學習斯語的計劃提上日程,時而遇到我聞所未聞的英語表達讓我感到新奇,比如“How many years do you have?”我反應了一下意識到這是在問我的年齡,我也慶幸遇到不習慣的英語表達時能及時反應過來,及時回答上別人的問題以及做好翻譯。我堅信在翻譯時講者有權利給我制造困難,比如在口音在表達上,然而我卻必須克服這些困難,否則不稱職的就是我了。

         
投入到一個之前沒怎麽接觸過的領域也是蠻有趣的一件事。我對水利的了解就這樣一點點積累起來,學著看圖紙,學各種器材設備的中英文名稱。清關是整個項目的一個重要環節,因為水廠目前處於維護階段,中方政府仍堅持提供設備支援,清關保證了所有設備的順利交接。現在想想,曾經在碼頭上的暴曬和所有的辛勞都是得的。

         
作為商務部援非項目的翻譯,我有幸能跳出翻譯這個框架,跳出項目本身,時常參與些兩國重要外交場合,也算是給我增添了寶貴的人生經歷;作為來到這裏的外國人,我很高興有機會學習當地文化,享受當地風景;作為國家派來的翻譯,我很高興所學能有所用,所用能有所益。

         
來到這個見證著中坦兩國友誼的理茲水廠,就會看到院子正中央的兩國國旗,在藍天下看著它們在微風裏舞動,格外美好。我慶幸自己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我慶幸得到兩國政府的關懷,也慶幸自己認認真真做了該做的事,做了些有意義的事。